夜中昼

Reaper和Geno的美丽女孩不轻易放弃

短打

我嘶g坑产量真是多的让人迷茫

恶魔与神父

当Reaper睁开他空洞的眼窝――那一片漆黑里就又浮现了那个倒影。那就是那个圣洁的,光辉的,灼眼的,呆滞着茫然着困惑着而又显出病态之美的,由无比的红与白交织出的骨架了。是的,在阳光倾斜打下的光辉中,Geno就又那样静静的矗立着,他不言一语,不动一亳,在Reaper的眼窝中凝固成一座令他痛苦的雕塑,明明生于最下贱的泥潭之中,却又光明的不可方物,灼眼无比。

Reaper于是动摇着,他忌讳那生命诚挚的信仰,却忍又不住出神的去凝视那个与神交流的身型,当他感受到痛苦与爱――那大抵便是神之子了,Reaper想到。他神父的袍上染着污秽的鲜血,他的指骨磨损之处灰白色细细碎碎,他的脖颈冰冷无比纤细修长――

那是信仰之子,被太阳宠溺的魂灵,却终将毁灭于死亡的恶魔手里。

Reaper如此想着笑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20)